突发!中国至澳洲货船大规模取消,澳洲每周损失近亿刀,超市货架都要空了,大量商品将涨价...

浏览:300 发布时间:2024-01-29
中国货船大量取消,许多货物自然也无法被运送到澳洲。
已经持续了数个月的港口罢工行动对澳大利亚的国内市场产生了严重影响。

甚至有航运人员发出这样的警告:


如果纠纷再不解决,
那么货架上将空空如也。



就这样,澳洲各地港口的压力变成了各大超市货架上的压力;
劳资间的纷争由长时间的罢工行动将伤害转嫁给了澳洲国内的消费者身上。


就这样,澳洲各地港口的压力变成了各大超市货架上的压力;  劳资间的纷争由长时间的罢工行动将伤害转嫁给了澳洲国内的消费者身上。


近五分之一中国货船取消
成本压力转嫁普通消费者

由于DP World与工会之间的纷争,1月份以来,


几乎每5艘从中国
驶往博特尼港的货船
中就有1艘被取消。


几乎每5艘从中国  驶往博特尼港的货船  中就有1艘被取消。


据澳媒报道,一份从中国前往澳大利亚的船只记录显示,18%的进港船只被取消,原定的69个航次中,有13个航次被取消。
货运与贸易联盟(Freight and Trade Alliance)主任保罗-扎莱(Paul Zalai)表示,
澳大利亚海事工会(MUA)的罢工行动导致全国各地码头拥堵,是罪魁祸首。


据澳媒报道,一份从中国前往澳大利亚的船只记录显示,18%的进港船只被取消,原定的69个航次中,有13个航次被取消。    货运与贸易联盟(Freight and Trade Alliance)主任保罗-扎莱(Paul Zalai)表示,    澳大利亚海事工会(MUA)的罢工行动导致全国各地码头拥堵,是罪魁祸首。


保罗-扎莱表示,长时间的罢工行动将导致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是罢工导致的运力问题大大削减了澳洲出口商的出口能力,使他们无法进入一些关键市场,
“这将对我们的出口商造成破坏性影响”。
另一方面更具有杀伤力的影响是,被取消的船只数量将导致货运价格上涨,


这可能会导致商品价格上涨,
货运成本压力将被转嫁给消费者。


这可能会导致商品价格上涨,  货运成本压力将被转嫁给消费者。


在澳洲生活成本居高不下、已经给普通民众带来巨大压力的情况下,这样的负面影响是很多人难以承受的。


“无意介入争端”
澳洲政府置身之外


DP World 表示,这场纠纷每周会给国家经济造成约 8,400 万澳元的损失,而保罗-扎莱表示他认为:


"直觉上这是非常保守的"的数字。


"直觉上这是非常保守的"的数字。


据悉,MUA与澳大利亚第二大港口运营商DP World就薪酬和工作条件展开的争执已长达数月。
自9月份以来,MUA便采取了包括每日停工在内的罢工行动,


导致澳大利亚各地港口
积压了5万多个集装箱。


就这样,澳洲各地港口的压力变成了各大超市货架上的压力;
劳资间的纷争由长时间的罢工行动将伤害转嫁给了澳洲国内的消费者身上。


就这样,澳洲各地港口的压力变成了各大超市货架上的压力;    劳资间的纷争由长时间的罢工行动将伤害转嫁给了澳洲国内的消费者身上。


MUA认为,DP World员工的工资比澳大利亚最大港口运营商帕特里克公司的员工低17%左右,
而帕特里克公司在过去十年间斥资10亿澳元进行技术升级,港口自动化水平更高。
在这种持续焦灼和高经济损失的状态下,DP World要求艾博年政府介入,帮助解决纷争。
但是,澳洲政府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们不会插手。
澳洲劳资关系部长托尼-伯克(Tony Burke)上周排除了联邦政府介入结束争端的可能性,他说:

"我已经向两个团体明确表示......我无意干预。”


"我已经向两个团体明确表示  ......我无意干预。”


这一表态被认为是在迫使 DP World 与工会回到谈判桌上来。
托尼-伯克上周表示:
"我认为人们已经厌倦了被告知问题总是出在他们的工资上。”


争端得不到解决
货架将空空如也


罢工行动导致的超过5万个集装箱滞留在港口,使澳大利亚的零售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澳洲零售商协会首席执行官保罗-扎赫拉(Paul Zahra)不得不警告家长们,返校所需物品上会出现的“缺货”标签。


罢工行动导致的超过5万个集装箱滞留在港口,使澳大利亚的零售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澳洲零售商协会首席执行官保罗-扎赫拉(Paul Zahra)不得不警告家长们,返校所需物品上会出现的“缺货”标签。


货运代理凯利-克罗斯利(Kelly Crossley)表示:
"这是一场噩梦!普通澳大利亚人还没有看到这对经济、进口商和出口商造成的影响,也不了解其后果。这太疯狂了。”
克罗斯利女士表示,哪怕是船只闲置在港口一天,花费也超过$10万,这不是哪家航运公司能够承受的了的。


货运代理凯利-克罗斯利(Kelly Crossley)表示:    "这是一场噩梦!普通澳大利亚人还没有看到这对经济、进口商和出口商造成的影响,也不了解其后果。这太疯狂了。”    克罗斯利女士表示,哪怕是船只闲置在港口一天,花费也超过$10万,这不是哪家航运公司能够承受的了的。


而停运造成的困境也不仅是针对航运公司,同样针对整个澳大利亚。
全球最大的航运公司之一Maersk公司澳洲地区市场主管表示:


"澳大利亚供应链正处于崩溃边缘。"


目前船舶等待时间过长的状况是不可持续的,除非在未来几周内看到情况有所改善,


否则这将对澳大利亚的
进出口产生破坏性影响。


否则这将对澳大利亚的  进出口产生破坏性影响。


据澳洲媒体《澳大利亚人》报道介绍,目前这场争端对各行分销商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中小企业市场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有的企业价值数十万澳元的存货被困在船上,无法进入澳大利亚港口。
这些企业因罢工无法获得从中国及其他国家订购的已付款货物,其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据澳洲媒体《澳大利亚人》报道介绍,目前这场争端对各行分销商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中小企业市场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有的企业价值数十万澳元的存货被困在船上,无法进入澳大利亚港口。    这些企业因罢工无法获得从中国及其他国家订购的已付款货物,其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据报道,一家太阳能公司向上海的一家供应商订购了价值10万的产品,并使用OptiPay提供短期融资,以支付预计时间所需的运费。
但是该产品现在比计划晚了 8 周,这让他每天需要支付 21 澳元的利息。
而且最终客户还可能因为延迟而取消订单,从另一家公司购买产品。
OptiPay 首席执行官安格斯-塞奇威克表示,只要这家公司卖出产品后就能赚钱,但在产品运抵澳大利亚之前,他无法开具发票。



据报道,一家太阳能公司向上海的一家供应商订购了价值10万的产品,并使用OptiPay提供短期融资,以支付预计时间所需的运费。    但是该产品现在比计划晚了 8 周,这让他每天需要支付 21 澳元的利息。    而且最终客户还可能因为延迟而取消订单,从另一家公司购买产品。    OptiPay 首席执行官安格斯-塞奇威克表示,只要这家公司卖出产品后就能赚钱,但在产品运抵澳大利亚之前,他无法开具发票。


这些事情加起来会对中小企业的现金流产生很大影响,甚至会导致这些企业难以为继。
这些企业主没有做错任何事,只是无法预见和控制罢工行动,数以万计的企业将陷入这样的困境中。
塞奇威克表示,

争端意味着消费者可能很快
就会看到空荡荡的货架。

争端意味着消费者可能很快  就会看到空荡荡的货架。
许多公司在圣诞节前都持有额外的库存,"但如果问题不能尽快解决,这些库存也会用完"。
货架空空的情况澳洲曾有过亲身经历,彼时正值中国制造业因疫情受到影响,澳洲货架上的中国制造被一抢而空。


许多公司在圣诞节前都持有额外的库存,"但如果问题不能尽快解决,这些库存也会用完"。    货架空空的情况澳洲曾有过亲身经历,彼时正值中国制造业因疫情受到影响,澳洲货架上的中国制造被一抢而空。


断货持续近两个月,直到中国制造业部分恢复生产。


现在由于澳洲政府拒绝介入这场争端,这意味着工会可以继续采取工业行动直至今年年中。


现在由于澳洲政府拒绝介入这场争端,这意味着工会可以继续采取工业行动直至今年年中。


而现行法律规定在罢工持续
九个月后才进行强制仲裁。


也就是说疫情期间货架空荡荡的情况很可能会在不久后再现。
保罗-扎赫拉警告说:
"澳大利亚零售商将无法应对整整九个月的库存延误"。
"到目前为止,零售商已经设法将对消费者的影响降到最低,但我们现在正处于临界点。现在,澳大利亚人不再需要任何会影响他们生活成本的问题。”


也就是说疫情期间货架空荡荡的情况很可能会在不久后再现。    保罗-扎赫拉警告说:    "澳大利亚零售商将无法应对整整九个月的库存延误"。    "到目前为止,零售商已经设法将对消费者的影响降到最低,但我们现在正处于临界点。现在,澳大利亚人不再需要任何会影响他们生活成本的问题。”


印象结语


最坏的情况是,政府坚持不介入的态度,而争端双方又难以在短时间内达成一致意见,那么这场罢工将被继续下去。
带来的物价上涨、甚至进口物资短缺的情况,是澳洲大多数普通民众都难以承受的。
一旦继续进行,这将是一场没有任何赢家的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澳洲政府如果还坚持“不介入”的态度,不去积极化解争端,帮助一切回到正轨,想必任何减税措施都没办法解决生活成本的压力。
希望这场争端能够早日得到解决。